奇怪的梦境

奇怪的梦境漫画简介:“申亦范在为委托人驱除梦魇之时,却反遭‘逆’ 的侵蚀。问题是自己的逆竟然发作成了‘干茶烈火般的x欲’....!“我来帮你吧,亦范先生可以尽情在我身上发泄。”

奇怪的梦境

奇怪的梦境

奇怪的梦境

奇怪的梦境

奇怪的梦境

奇怪的梦境

奇怪的梦境

奇怪的梦境

奇怪的梦境

奇怪的梦境

奇怪的梦境

奇怪的梦境

奇怪的梦境

奇怪的梦境

读电大那会,我还买了一大套《沈从文选集》,有十几本,也买了很多外国名著,如《约翰.克利斯朵夫》等。随着经济能力的提供,我对于书本买卖的自由度也进一步提高。年轻时,选择书本为迷惘的青春导航,是一件极其有意义的事情。当然,也有书店不能满足的,曾经从一个小伙伴手里发现两本书,一本是散文诗《雨花石》,一本是小说集《初恋的回声》,爱不释手,遍访新华书店而不得,最后,只能发扬黄牛耕田的文抄公精神,自己动手抄了。与书为伴的日子是美丽的,你读过一千本书,你就相当于经历了一千个人生,你从来没有读过书,你只有一个囿于自己经历的单调的生命轨迹。书本给我们人生带来的拓展和延伸,是难以用经济价值来衡量的。

今年,新华书店成立已经八十年了。长成一个耄耋老人的年纪了。但事实上,她正青春着。从衣锦街出发,新华书店渐渐延展到钱王大街、城中街,以及於潜、昌化两个镇街,藏书之丰,今非昔比。当年的新华书店副经理臧军,如今已是浙江省作协副主席了。乐华应该退休了吧,潘新三十年磨一剑,正履职如今的新华书店经理,但再过几年,也该退休了,与一座城白头,选一个店终老,他算是做到了。我2014年出了一本自己的书《老残者说》,也登上新华书店大雅之堂。虽然,没卖出多少,但仿佛也实现了生命的轮回,让浑浑噩噩的生命,交于书香的浸润、打造与洗涤,从而残躯徐步,激浊扬清,从一座别人的书城出发,再从一本自己的书里回来,中间隔着风淡云轻的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