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短篇】我的榜一突然不给我打钱了

微博:偏攻的小胖达菌

我的榜一突然不给我打钱了。

我松了一口气。

 

虽然我只是个新人,哪怕每周两百块也能牢牢占据榜一。

可是这个姑娘不一样,每次进来,也不打招呼,必定一个飞机起手,等到我问她过来啦,才高冷地回一个“嗯”。

我九点开播,大部分时间,她都踩着点进来,某次偶尔迟到,我问她为什么没在,她说:“刚写完作业。”

我心下一惊,我已经禽兽到连高中生的钱都赚了么?

“那你好好学习,少看点直播,礼物续一下牌子就行啦。”

她说:“大学了,一般没事。”

如果我是她的朋友,我可能会苦口婆心劝她,量力而行。

但我是靠这个赚钱的,收了钱也要知好歹。

实在不好指责别人什么,毕竟每个人的人生不一样,只能更努力营业。

 

为什么觉得她是姑娘?

id从最开始的“超凶小凶许”改成了“世界第一月之之”,头像也粉粉嫩嫩。

惭愧,我本名戚月之,直播也正好叫“月之之”。

 

她不在的日子大约持续了一周,我直播间的人气好不容易上来一点,在可怜的三千左右晃荡。

我不擅长聊天,所以通常是一首接一首,弹幕点歌也来者不拒。

心情好的时候,也会拿起吉他跟midi弹唱。

可能这就是十八线歌手,写的歌除了直播间观众,也不会有其他人听。

来听的观众也多是小姑娘,笑嘻嘻地夸道:“主播小哥哥声音太温柔了!”“看我发现了什么宝藏主播!”

我害羞地说谢谢,谢谢喜欢,虽然通常几天后就再也看不到她们。

 

 

 

-

小凶许再出现已经过了一周。

她名字前面已经带上了华丽的公爵徽章,我被超级火箭的特效炫了一脸。

这可能是我直播生涯中的高光时刻,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了,我连忙截图下来。

直播间人气第一次破了五万。

“好久不见,小凶许,”我清清嗓子,“我人生中的第一个超火,我会记一辈子的,谢谢啦,不过真的太贵重了。”

她说:“手机丢了,迟到这么久,不好意思。”

我笑:“没关系啊,没有忘记我就行。你要是爬墙了,我可是很伤心的。”

其实她来也是播,不来也是播,一个看客老爷,为何要跟我道歉呢?

她头一次有点急:“我不会走,贵族也是为了你开的,才发现这个功能。”

 

戚月之啊,你何德何能。

“今天有想点的歌吗?”我问她。

“都行。”

我唱了一首《嘘》给她,自己伴奏。

 

“相遇,分离,快乐,忧伤

心动,慌张,希望,绝望

 

“没有星星月亮的晚上

有我在你身旁。

 

简单稚嫩,但是是我特别喜欢的歌。

那是高三的时候,高考结束,全班相约去看的电影里的歌。

小猫咪拯救世界的故事。

班上的小姑娘有的泪点低,轻轻抽泣,害得我鼻子也有些发酸。

身旁的同学也是同桌还递给我纸巾,我笑着谢谢,一边跟他感叹:“师父是真的好。”

 

明明也就几个月时间,却感觉过去了很久,上学的日子已经有点模糊了。

 

超火的热度加持就是不一样,哪怕进来的很多机器人,但也有很多人是好奇进来看看的。

我看着弹幕助手,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眼花缭乱”。

“小哥哥好温柔啊。”

“还会弹琴,太有才了呜呜呜呜”

“主播什么时候开播?”

“一首歌听得我有点想哭,这是什么神仙唱歌!”

“有粉丝群嘛?想加!”

 

我生疏地感谢完小礼物,有点不好意思:“一般晚上9-12点播,粉丝群嘛……暂时还没有。”

小凶许突然又刷了一个超火。

世界第一月之之:“多少礼物加微信?”

我愣住。

其实我不反感小凶许这个姑娘,话少,但是跟她聊天她都会回,如果没有她,我可能直播也坚持不下去。

弹幕也跟着刷:“求微信!求单独唱歌!”

我有点不知所措。

“老板!你实在太大气了……我觉得唱歌不能回报你,要不表演个绕口令吧?”

“主播不给微信的,不要调戏主播好不好,嗯?”我说。

弹幕一片哈哈哈,我悄悄找到私聊给小凶许发过去“不用刷礼物啦!你微信给我,我退给你。”

两分钟没回复,我猜到她可能对直播平台不怎么熟悉,于是直播上说:“小凶许,看一下私信。”

小凶许私信回复:“真的能加啊?”另外附带了微信号。

我失笑。

我一个新人主播,又不是明星。她都看两个多月直播了,原来还不好意思问的吗?

 

下播后我去加了她微信。小凶许的微信号头像很老年,满月的夜空,仿佛能配上字“中秋团圆”。

但是性别却是写的男。

可能是没改过吧。

转账1000,因为有直播平台抽成,所以另外的我也就没退了。

我发过去:“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

她回复:“就小凶许吧,你念起来可爱。”

……

我是不是被调戏了?

 

 

 

 

-

和小凶许的聊天不怎么热切,一般没有早晚安,偶尔问好,我要是有事迟到也会跟她说一声。

某天小凶许问:“你还在上学吗?”

我:“休学中,搬砖呢。”

小凶许:“为什么?”

我:“家里出了点事情,所以我白天是有正式工作的啦。”

意思是她不用刷那么多礼物。

小凶许:“以后你成了大主播,白天也来直播吧,听说签约主播挺赚钱的。”

“没谱的事儿呢。”我隔着屏幕笑起来。

小凶许:“有的。”

小凶许:“我是戚月之全球粉丝会会长。”

我没开心多久,突然反应过来。

她怎么知道我姓什么?

“你认识我吗?”

小凶许开始装死。

 

 

 

 

-

我暗暗在脑海里猜测小凶许回事谁,却是没有头绪。

我跟谁都关系不错,但是也都没有深交。

 

说来有些不好意思,但高中三年,确实收到了不少女孩子的信。

可能是因为当时校草太高冷,姑娘们胆子没那么大,所以退而求其次吧。

 

想到这,还有一件特别的事。

白天在咖啡店工作,我遇到了江尧。

高中时候的同桌,也就是上面提到的校草兄弟。我自认跟他是好朋友。不过人家怎么想我也不知道,毕竟他虽然不爱说话,但也有一群从小关系很好的兄弟,我是个过客也正常。

我没感觉窘迫,他的惊讶却掩饰不住。

他应该是想问为什么没有去上学吧,因为我跟他考上了一所大学。

s市最好的学府s大,说巧也不巧,他成绩摆在那里,是应该的。

 

看老朋友帅得一如既往,我笑道:“看起来不错啊,大学开心吗?”

“还行,你呢?”

我说:“挺好的,不出意外明年也来上学,还得叫你学长,亏了。”

他似乎有点难言,叹了口气。

“我等你。”

“好。”

我不偷不抢,正值年轻,确实用不着可怜。

“对了,想到咱俩还没加微信,来扫一下?”

“……我不怎么用微信,你记下我手机号吧。”

“也行。”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说话有一丝慌乱,耳朵也微红。

 

 

 

 

-

小凶许露馅后,基本不来微信找我了。

但是直播间的定时礼物雷打不动,甚至更多了,劝也没有用。

直播了五个月,我终于日常也能稳定到人气1w,有了自己的粉丝群。

群不是我建的,小姑娘们商讨,一致决定叫“月之之大宝贝的妈妈团”

……真是太,太不成体统了。

 

我都不敢多在群里说话。

主播凶起来吓死你们,啧!

 

 

 

 

-

今天直播如常,弹幕开始聊摄像头。

“主播什么时候露脸直播啊?”

“求开摄像头!”

QAQ卖萌打滚,好想看看月之之长什么样……”

 

世界第一月之之:“不许露脸。”

又是一个超火。

 

“主播不好看,就不露脸啦,而且,我家小凶许也不让啊。”

摄像头是不可能买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买的。

 

“小凶许霸气!!!”

“小凶许是捍卫主权嘛!牛逼”

“老板:我只想听歌,不想看丑脸。”

 

世界第一月之之:“别胡说,月之之超好看,我是怕你们爱上他。”

 

“好看还不敢露脸?鬼才信”

“照片都不敢发。”

“安静听歌,黑子不要挑事。”

“不管主播长啥样我都喜欢!我们喜欢的是这个人!”

“难道小凶许已经看过了!Woc我更好奇了!!”

 

世界第一月之之:“没看过,我就是知道。直觉。”

 

下播后,她微信私聊我:“我有点冲动了,别生气。”

我竟然从短短几个字里面看到了懊恼。

她怪可爱的。

我心想。

“没生气,小凶许妹妹今天超凶哦。”我回复。

 

“……我不是女孩子。”

x鱼这个号本来是我妹妹的,她不用了。”

“我没有故意瞒过你。”

“为什么觉得是女孩子?”小凶许一连发来好几条消息。

 

“对不起,是我不好,看头像名字就认错了。”好蠢的戚月之啊,这下把人家性别都搞错了。

“你会不会失望?”小凶许说。

“不会呀,反而也轻松了一点,不管怎么样,小凶许都是我最特别的粉丝。”

 

“你不是我喜欢的最特别的主播。”

“你是我唯一喜欢的人,现在是,以后也是。”小凶许回复,又急急忙忙补了一句:“晚安。”

“晚安。”

原来真的有这么好的粉丝,我想,以后要更加努力认真才行啊,月之之。

 

 

 

 

-

因为达到签约主播的条件了,我准备辞掉咖啡店的工作。

给江尧发了一条信息说一声,他最近常来这边,搬了个小笔记本学习跟做作业,有时候也会跟同学一起。可能想照顾生意吧,学校离这里明明挺远来着。

还没满20的少年充满朝气,除了江尧一直是那副不怎么喜欢说话的样子。

酷酷的,但是相处下来会发现其实是温柔的人。

他也知道我做直播的事,上次来说有空来直播间看我,哪知道一次都没见过他。

 

今天是最后一天在这上班,没想到江尧接到信息后还是过来了。

“恭喜啊,以后就在家工作了吧?”他问到。

“是的,照顾我妈也方便,”我说道,“我真的太幸运啦,能成功签约诶!”

他也笑了起来:“你这么厉害,一点也不奇怪啊。这样挺好的,就是可能很久见不到了。”

“不会,改天请你吃饭。”

江尧:“你知道……开学两个月我都没见到你,我跑到你们院去问遍了新生班,都说没有你这个人。”

“戚月之,我差点以为再也找不到你了。”

 

恍惚想起高三冬天,身边的少年头一回写纸条问我,想考哪所大学。

以前都是我无聊得很写纸条找他聊天的,他回三个字都算稀奇。

我回S大,他说:“好巧,我也是。”

 

 

 

 

-

小凶许是个特别合格的粉头。

我的直播封面、logo都一股脑交给了他,粉丝群也是他在打理。

粉丝群的姑娘们渐渐也知道榜一是男孩子,开始打趣我跟小凶许。

“月之之别唱啦,你老公来了!”

“欢迎我……欢迎我家小凶许。”

差点说错。

“你们老是瞎说,到时候小凶许害怕爬墙了怎么办?”

世界第一月之之:“不会的,只有月之之。”顺带两个火箭。

唉,我本无意麦麸,无奈制止不住,小凶许某些方面很耿直。

 

我微信私聊他:“你别在意,他们都是开玩笑的。”

小凶许:“我不是开玩笑的。”

 

我感觉我一定脸红了。还好还好,从不开摄像头直播。

这天小凶许第一次指定了一首歌,叫《暗恋是一个人的事》,他说,想给他喜欢的人点一首歌。

 

“常年寄居在我日记的是你

擦肩时余光的不给的是你

暗恋是一个人的事情

除你之外都知道这个秘密

 

你明明是从未拥有过的梦境

我却像无数次失去过你

就连愿望也不值一提

落在我身影

 

这歌我刚好会。

高二的时候,一个隔壁班的男生策划了一场告白。

边弹吉他边唱给喜欢的女孩子,就是这首,结果女孩子根本不出来,让闺蜜带话说别丢人了。

十七岁的男孩嗓音沙哑,红了双眼。

我拉着江尧看热闹,不由得叹气:“真狠心,如果过来听听,或许结果就不一样了。”

江尧皱眉:“你也太好追了,这就感动了?”

我摇摇头:“唱得好就是能引起人的共鸣呀,音乐是有魔力的。”

江尧:“就那样吧,不如你。”

 

 

 

 

-

小凶许说想见我一面,有些事跟我说。

我答应了。

可他生气,说:“粉丝约你你就出去?”

我说:“是啊,我很好骗的。”

约定了时间地点以后,小凶许气呼呼地不理我了。

 

第二天我直播请了假,去赴小凶许的约。

特意修剪了一下头发,心里还是有点紧张。

世界第一月之之,你不能怂。

 

我微信回复小凶许:“我不会接受粉丝的约。”

“但是未来男朋友的可以,比如我同桌。”

他手机号就是微信,我试过了,江尧这个傻子。

 

 

 

-

我是戚月之。

我的目标目前是做一个合格优秀有灵魂的音乐主播。

但是好像有点偏差,因为——

我和我的榜一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