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画集同人——你怎么还咬人

这天少爷来他房间没有逼他画画。

问他喝不喝酒,他不敢碰,于是浪荡子自顾自喝了起来。

既没有寻欢作乐,也没有对他不轨,着实奇怪。

 

气氛尴尬,他也不知道该如何,一句请他走的话还没开口,被少爷一瞥憋了回去。

继而又垂着眼睛喝酒。

 

他此刻未沾酒也有些微醺。

原来阴险狠戾的浪荡子,也会有这样黯淡的眼神么?

 

或许野蛮人偶尔的怀春伤秋,就像文人也有冲动到抛弃理智的时候一样,是身为人类的正常反应。只是横行霸道惯了,除非某刻难受的情绪疯狂占据黄色废料的脑子,才会在酒尽时露出一点点的端倪。

 

这并不是他能探究的,白纳谦想道。

 

他跟尹胜浩,一起喝过酒,连最亲密的事情也做过,却不能称之为朋友,虽然他并不想跟尹胜浩做朋友,但地位的差距摆在那里,提起自己不愿都有些可笑。

 

“脾气这么烂,活该你无处去,只能来这破地方借酒消愁。”他不用面对少爷锐利的眼神,向来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有点赌气地嘀咕。


“你说什么啊?没听清。”少爷喝太多,人已经不清醒,但是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他的怨气。


“我说,你什么时候回去啊。”


少爷想了一下,似乎没明白为什么要走,说:“不回去,我要跟你睡。”


他望向白纳谦,重复道:

“听不到吗?我、要、跟、你、睡……”

 

白纳谦有些热意上脸,他归咎于鲜少面对没有攻击性的尹胜浩。

“那你要听我的话……”他试探着。

少爷撇撇嘴应了。

 

“不要靠我这么近。”

尹胜浩不情不愿地挪开。

 

“自己脱掉外衣,一身酒气太难闻了。”

尹胜浩这回倒是脱得麻利。

 

“睡觉,明天醒来不要生气。”

尹胜浩躺下看着他,虽然不理解他的意思但是还是点着头。

 

白纳谦忍不住笑出声,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么威风的时候,就在今天,他一向以失败告终的对少爷的对抗终于有了一点点的倾斜。

 

但是还没得意到五秒钟,躺下的人翻身坐起,抬起白纳谦的下巴烙下一个不容拒绝却温柔的吻。

酒气浓郁,但是竟然有些微甘。

 

不愧是衣冠禽兽,哪怕喝醉了都这么熟练!白纳谦睁大了湿润的眼睛,第一反应竟然是这个。

他下意识忽略了自己并不讨厌这个吻的事情,把锅麻溜地甩给眼前的人。


没等他推开,尹胜浩已经离远,故作冷淡但是还是掩不住几分得意跟狡黠,道:“奖励我拿了。”

想想又继续说:

“你笑起来好看,怎么不多笑笑?”

 

这个人实在过分!白纳谦呆住。

逼他画画欺负哭他不说,现在连表情也不满意……

他耳朵红了,但还是自觉颇有气势道:“我又不是卖笑的,你身边还能缺愿意对你笑的人?”

 

尹胜浩道:“可是你都对那个酸书生笑得那么开心。”

 

这不一样。白纳谦想,先生是他仰慕的人啊,跟这个登徒子怎么能比呢?

他是为了先生才回到这里的。

只是恍惚印象中,先生也没对他流露过像今夜的尹胜浩一样带着易碎的希冀的眼神。

 

“不许想。”察觉到他的不专心,尹胜浩拍了他的脑袋。“再想别人,不理你了。”

 

这是什么幼稚鬼!

 

谁要你理啊!您可快走吧……

 

但是回想起之前少爷生气时也曾单方面不来找他,白纳谦觉得好像摸到了一点这个人奇怪的性格。

他蛮横地把别人看做他的所有物,明明是不管人愿不愿意就强取豪夺的性子,手段狠戾可怖。


但在脱下那些伤害别人的尖刺后,也只能凶巴巴地威胁:“你不看我我就不理你了。”

 

尹胜浩:“我比他厉害,各种方面。”

 

“先生品性比大人你好多了。”白纳谦反驳道。

 

“身无所长才需要压抑自己的本性。”尹胜浩嗤笑,“就你蠢笨,被人骗了都不知道。”

 

原来尹胜浩心里还一直觉得他蠢!果真名副其实,混蛋得坦坦荡荡,先生在不要脸这方面确实不及这人。

 

就算尹胜浩神智不清醒了,他都要被如此奚落,太可恶了。白纳谦突然忘了前尘往事,冲动下咬了口少爷得意洋洋的唇角。

 

 ……


他做了什么?!

 

白纳谦背过身,热意蔓延了整脸,连忙拿手捂住脸降温。

 

他看不见的是,背后凶狠的登徒子也愣住了,红了耳朵,小声嘀咕:“小坏蛋,还咬人……”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