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漫画简介:某一天早上如天降好运般继承到的遗产,以及和巨大的财产一起被我继承的男人。根据那个素未谋面不知名姓的父亲的遗言,这个男人必须绝对服从于我…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秘书/社长的男秘书/被驯服的遗产

陆家弄溪的水是南苕溪官塘岩的支流,清澈见底。我经常蹲在小溪边看那群鱼。每个星期天,我都会和几个朋友约好,带着麦片筐去小溪里抓鱼,然后用稍微大一点的玻璃瓶看。那时候我们家吃的水都是从这条小溪里挑的。我早上第一件事就是去打水,把家里的大水缸灌满。我们经常带着自制的竹钳,晚上用油柴当灯,去小溪边“照鳝鱼”。虽然辛苦,但是很开心,每次回来都是满载而归。沧海桑田,沧海桑田,岁月如流水。那时候,我和我的朋友们长大了,变老了。陆家弄也随着时代的步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来的小石板路已经换成了比当时宽4倍的水泥路,两边的高楼从江桥路口一直延伸到林田路口。道路两旁的各种店铺,商品琳琅满目,各具特色。这条商业街有时装店、杂货店、照相馆等。店铺里的商品五颜六色,令人目不暇接,尤其是历史悠久的阿敏烤饺店,香气四溢,更是令人垂涎三尺。吕佳巷的夜晚充满了灯光和兴奋。有些人坐在街上聊天,有些人去购物。如今,人们对陆氏家族的看法也发生了变化。市场经济开阔了他们的眼界,改革开放开阔了他们的思路。原来都是只做菜苗的小生意,现在都做大生意赚钱了。他们是如何致富的?一靠政策,二靠努力。鲁人一向勤劳肯干。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他们敢于偷偷培育芽菜、芥菜、油冬儿、白菜等菜苗,以“砍掉资本主义尾巴”的声音在黑暗中叫卖,以苦干来弥补无米之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