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漫画简介:一个草食动物占主导地位,肉食动物害怕被扑杀而躲藏起来的世界。

在这样的世界里,肉食动物杰克每天都被草食动物罗宾蹂躏,以此求得到庇护……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食谱不同又怎样

从进校读书始,我对写字作文就有一种喜欢,读故事书吟古体诗饶有兴趣,以致长大后就把爱好写作当作业余生活的一大块。但一直来我是写小说、纪实、传记一类体裁的文稿,对诗歌的涉足并不多。当然,诗歌有诗歌的魅力,对诗歌我也产生过爱恋,只不过怯步在门外而逃离,尤其是朦胧诗兴起的那个年代里,还曾云里雾里地咀嚼过当时流行的一些朦胧诗作。我觉得那些诗好玩、好新鲜,是我未能想得到的一种语言表达,学写现代诗也成为我当时一度的写作冲动,但践行一段时间后,我才发觉现代诗实在不是那么好写,与我的写作路数非常不合。事实上,我的文学情愫是讲究朴实,弄不出太多花俏的文字。这平实的写作风格,与现代诗创作需要激情、需要空灵、需要大跨度跳跃的思维差距太大,这给我的诗歌创作带来思维上的阻隔,自己写出来的诗作总达不到现代诗的那种效果,我失去了自信,对诗的创作只能敬而远之地割爱了。

尽管五年前我出过一本叫《钱王射潮》的诗集,今天又印了这本诗集,但我对诗歌不敢冒犯的敬畏之意并未改变。为什么呢?原因是因为本人后来的诗歌写作是从另外两个视角来支配创作心态的。一是从行政岗位退下来后,我曾专业从事报刊杂志的编辑工作,编辑处理作者来稿就会与众多诗稿打上交道,这就逼迫自己去关照诗歌或者陷入这个泥潭,这是工作责任的使然。